长沙跃晶光电机有限公司

长沙跃晶光电机有限公司

本文作者

更新时间:2021-06-09 15:14:42

小说简介

“灯亮一盏,光洒成片”——秘书追忆孙起孟参与多党合作

(中共百年华诞·同行)“灯亮一盏,光洒成片”——秘书追忆孙起孟参与多党合作

中新社北京6月9日电 题:“灯亮一盏,光洒成片”——秘书追忆孙起孟参与多党合作

作者 周晓航 陈小愿

“那时候孙老插着呼吸机,不能说话了,但还是用笔来写字。”在民建中央“孙起孟生平陈列展”的展厅内,头发花白的郭粟向记者介绍一篇关于“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笔记。这是孙老生前最后一篇能够清晰辨认字迹的笔记。

作为中国民主建国会的创始人和卓越领导者,孙起孟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事业的创立与发展奋斗了大半生。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在孙起孟晚年担任了18年秘书的郭粟,与中新社记者分享了孙老的一些故事。

护地下电台,助爱国运动

孙起孟1911年出生,青年时期就积极参与爱国运动,20多岁便与中共领导人相识。40年代,他在昆明中华职业教育社任职期间,帮助过不少中共党员。他曾不顾个人安危,掩护中共地下电台。周恩来则应孙起孟之邀,在中华职教社的刊物《国讯》上发表过文章,并在重庆职教社所办的有关讲座上做过演讲。

1945年,孙起孟参与创立民主建国会。1948年,中共“五一口号”发布后,他作为民建代表在东北及北平参与新政协的筹备工作。

“从响应中共‘五一口号’到与中共建立联系,再到参加新政协的筹备和《共同纲领》的起草,以及民主联合政府的组建,孙老皆身在其中。”郭粟表示,孙起孟是中共领导的多党合作事业的创建者和见证者之一。

“很轻的动作,很重的批评”

“孙老一生最大的遗憾,是没有跟周恩来总理单独拍一张合照。”郭粟说,孙老与周总理很早便相识,周总理不仅是孙老的亲密朋友,也被孙老视为榜样和老师。

郭粟曾听人讲,孙老酒量很好,但不常喝酒。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后,除了宴会礼节性地与人碰杯,其余时间很少喝酒。“这可能和周恩来的一次‘皱眉’有关。”

1949年9月30日,中国人民政协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胜利闭幕,数百名代表参加了盛大的庆祝宴会。当时担任新政协筹备委员会副秘书长的孙起孟喝了不少酒,但还是主动请缨,替摔伤腿的齐燕铭,在中南海勤政殿办公室值班。

10月1日凌晨,完成相关工作后,倦意与醉意令孙起孟有些“迷糊”。当他听到有人进屋而抬头时,精神抖擞的周恩来已站在面前。周总理来检查工作,但没有批评他,“只是皱了皱眉”。

“‘皱眉’是很轻的动作,但在孙老心里,那是很重的‘批评’。他一直把这个‘批评’记在心里。”郭粟说。

郭粟回忆,“文革”期间,孙老等一批老同志被造反派拉着在北京甚至外地挨批斗,有时是陪斗。1974年国庆节前,周恩来提名经毛泽东批准,一批老同志以参加国庆招待会的契机得以“解放”,孙老也结束了七年多的监禁生活。孙老恢复工作后,每年春节前夕都会去周总理家拜年。

“好国家之事,好人民之事”

孙起孟曾任政务院副秘书长兼人事局局长、人事部副部长等职,并长期在民建、中华职业教育社等担任领导职务。他自嘲是“好事之徒”,“好国家之事,好人民之事”。无论是否身处领导岗位,他都非常关注国家建设与人民生活,并不时向中共中央建言。

1993年的宪法修正案,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写入序言,这便与孙起孟有关。

郭粟回忆,当时修宪工作启动后,孙老在民建中央执行局会议提出,多党合作应以法律形式确定下来。对于是否向中共中央提出建议,引起激烈讨论。有人指出,中共中央总揽全局,建议中没有涉及到有关政治制度方面的内容,民建作为一个民主党派,提这样的建议是否合适?是否会打乱中共中央的部署?

孙起孟则认为,无论执政党还是参政党,都是为了把国家建设好。参政党要有主动性和自觉性,建议只要符合为国家好的原则,就应该提出。他还表示,民建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中得到发展的,将建议写入宪法,会使中国的社会主义政治建设和经济建设得到进一步发展。

民建中央接受了孙起孟的意见,还邀请了一些会内外的法律专家座谈,形成了《关于在宪法中明确规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建议》,这一建议得到中共中央的采纳。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作为补充条款写进宪法。

“灯亮一盏,光洒成片,不厌其小,务求其实。”这是孙起孟担任中华职业教育社理事长时给“温暖工程”提出的宗旨,也是他长期为国家奉献的写照。

“十多年在孙老身边工作,感觉是在一片一尘不染的净土之上,人世之间的名利、是非的纷纷扰扰在这里都消失得无影无踪。”郭粟曾在孙老追悼会上如是说,“我无比怀念孙老,怀念与孙老相处的日子。”(完) 【编辑:梁静】